噶陀寺莫扎仁波切:我被白玛奥色利用

原标题:噶陀寺莫扎仁波切:我被白玛奥色利用

新京报快讯(记者韩雪枫)11月30日以来,新京报(微信公号ID:bjnews_xjb)连发多篇独家报道,质疑为张铁林“坐床”的“白玛奥色法王”的活佛身份。白玛奥色自称四川噶陀寺的莫扎法王曾认证其为活佛,其个人网站还有莫扎法王为其举办“坐床、赐冠、赐法衣大典”的视频、图片。对于上述说法,噶陀寺莫扎法王日前予以了回应。

新京报(微信公号ID:bjnews_xjb)记者今天中午见到了噶陀寺莫扎仁波切的声明。声明中,莫扎仁波切回忆了和吴达镕(白玛奥色)的交往细节。莫扎仁波切称,他第一次见到吴达镕是在2005年,“我在深圳见到来自香港的商人、汉族同胞吴达镕先生,当时他的身份是一名在家居士,他承诺印刷一万册《圣大解脱经》,念他诚心向佛,我为他传了《圣大解脱经》。”

而莫扎仁波切第二次见到吴达镕时,吴达镕已经开始自称“白玛奥色活佛”。莫扎仁波切回忆,2009年的一天,查朗寺两位喇嘛将吴达镕带到了莫扎仁波切位于成都市双流县的家中,两位喇嘛向莫扎仁波切介绍吴达镕时说,“曾经的堪布达丁说过此人像他去世侄子的再生。”

莫扎仁波切说,那时他以为吴达镕是一名虔诚的佛门弟子,希望他能如法如理地为弘法事业做点贡献,“便待他如达丁堪布之侄,但绝没有认定他为活佛。”

2012年2月,莫扎仁波切赴尼泊尔探望弟弟,返国途经香港时,吴达镕邀请他为“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开光。“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是吴达镕的产业。

莫扎仁波切回忆,开光仪式上,在未和他事先沟通的情况下,吴达镕请莫扎仁波切为自己戴上提前准备好的佛冠。“念其弘法之心,我并未多想就帮他戴上。”

莫扎仁波切强调,上述开光仪式中,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授予吴达镕任何活佛名号,“更没有举行什么坐床、赐冠、赐法衣大典。”莫扎仁波切说,当天的会场是由吴达镕单方面布置的,他对现场的一切状况均不了解。“再后来,在其再三祈求下,本人写了一首简短的《长寿文》,希望他能弘扬莲花生大师教法。”

“藏传佛教活佛必须具备历代转世的记载和传承,白玛奥色自称的坐床认证仪式,纯属混淆视听。”声明中,莫扎仁波切表示,“证据面前,一切谎言都会被揭穿,而骗子所炮制的那些所谓的证据,最终都是站不住脚的。”他说,“我发愿一生弘扬佛法,却不曾想年近古稀时,会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造成信众的困惑,对噶陀寺,宁玛派,甚至藏传佛教产生了负面影响,令我非常痛心。”

在声明最后,莫扎仁波切说,“我奉劝吴达镕先生今后走入正途。最后,对由此事件产生的负面影响,我表示深刻的歉意。”

另据记者了解到,12月5日凌晨,白玛奥色在其微博上表示,“我是一个普通的密宗修行人,佛法是众生平等,皆有佛性!我的任务是好好修行,弘扬佛法!广结善缘!随顺众生!希望与大家结善缘!”


美国枪击案现场离我家很近

可以想见,这次惨案引起的关于枪支问题的讨论,最后可能还是像以往那样,沸沸扬扬了一阵,就不了了之。待下一次有枪击惨案发生,再引发争论,又不了了之……如此循环往复,美国的枪支泛滥问题终究无解?


年轻公务员越来越有紧迫感了

“稳定”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稳定”还表现为上升空间的狭窄。除非特别优秀,再加上各种机遇,一般都是论资排辈,苦熬资历。越往上竞争越激烈。


掏鸟获重刑,法律不能抽离人性

不被良心承认的法律,又如何能让民众去信仰它!诚然,法律的工具性是其客观属性之一,但司法却不能被抽去人性的工具理性绑架和左右。


在中国,骂领导的后果很严重

女教师和田树昌都是因骂领导而引火烧身,且“后果很严重”,但对女教师的处理显然就不公平,置于对田树昌如何处理,相信当地纪检部门会有一个合理又合法的处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