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国可能到年底将央企缩减到100家以内

(原标题:国资委主任肖亚庆4天两提“重组” 央企减至百家仅一步之遥)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4天两提“重组” 央企减至百家仅一步之遥

央企重组继续发力。国资委主任肖亚庆4天内两次提到“重组”,在提到去年的6对重组时,他评价说,效果不错,“今年我们会加大力度”。国资委网站显示,由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央企数量目前已降至106家,离当年李荣融设定的央企缩减到100家以下的目标,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尽管委里没有设定今年央企重组的数量目标,但兼并重组的力度肯定要超过去年,到年底央企缩减到100家以内是大概率事件。”3月17日,国资委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据了解,自2010年以来,央企重组已经逐渐摒弃了李荣融时代以减少数量为目标的激进思路,更加强调“数量服从质量”,开始转向“成熟一家,重组一家”。而在具体方式上,除了横向联合,更侧重于纵向重组战略。

4天两提重组

在3月12日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肖亚庆提到的今年一项工作重点是推动央企的调整重组,优化布局结构。

3月15日,肖亚庆在招商局和中国外运长航集团的重组会议上再次强调,目前的106家央企仍存在大量同质化竞争、竞争力不强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重组整合。

“这意味着,加大央企兼并重组的力度已经成为国资委今年的一项重要任务。”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员肖毅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国资委正在努力消除央企各个纵向的、多余的环节。肖亚庆称,从横向来讲,中间的隔阂也要尽可能用市场化的办法消除掉,使内部的效率继续提高,既搞产业链上的纵向整合,也在同行业之间做一些横向的整合。

肖亚庆举了个例子:原来三大通信公司建的发射塔都选择了某一个最佳地区,一家建一个,浪费了很多资源。2015年,移动、电信和联通建立了铁塔公司。“与铁塔公司类似,国家管网公司今年提上了日程。”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本报记者说。

据了解,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中管网分开是大方向,未来将剥离输油管网和输气管网成立原油和天然气输送公司,独立于三大石油公司,目前规划已定,正在研究分步实施还是一步实施。

肖亚庆表示,“三大油”纵向产业链都是完整的,外面是三个石油公司,分工各有不同。在内部看,很多都是重复的。其他央企此类问题还比较多,可以改革的地方还不少。

“在当前的106家央企中,依然存在产品同质化高和竞争激烈等问题的企业不在少数,包括冶金、军工、航运等领域,它们都很有可能成为高层接下来的目标。”李锦称。

侧重纵向整合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对央企重组中,除了南车和北车、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2对横向重组外,其它4对央企均实施了纵向重组战略,其中就包括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整体并入招商局集团。

肖亚庆指出,招商局集团与中国外运长航集团的重组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举措。两家央企均发布公告称,招商局集团与中国外运长航集团实施战略重组的规模效益及协同效应将首先显现在综合物流上。

招商局一位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重组之后,招商局可以利用丰富的物流资源,为中外运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而中外运作为新集团的A股物流上市平台,有望从物流板块的后续资产注入及进一步的整合中受益。

“两家央企实施重组主要是为了避免恶性竞争。”肖毅敏称。李锦也认为,“此次重组可以使双方在资金、技术、资源等方面形成互补,也能避免同行业间的竞争,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

另一个纵向重组的典型是中冶整体并入五矿。一位资源类国企人士对本报记者说,作为承包商的中冶与掌握矿产资源的五矿是上下游的关系,纵向整合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议价成本,改变五矿的亏损局面。

“中冶并入五矿,既有重组的特征,又有清理退出的特征。”李锦进一步说,“如果和五矿结合,由五矿进行配套,通过链条重组的方式,就挽救了亏损企业。”

不是单纯减数量

在李锦看来,央企不管采取纵向重组还是横向重组,背后都有一条主线,就是供给侧改革和“一带一路”战略规划。

“去年10月份之前,央企重组主要是围绕‘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来进行的,如南北车合并。而10月份后,供给侧改革成为央企整合的指导思想,在供给侧改革下,央企的供给结构、产业结构改革都将加快进度。”李锦称。

民生证券研究院的一份研报显示,央企重组现在更加强调“数量服从质量”,即“成熟一家,重组一家”。

肖毅敏也认为,李荣融时代的兼并重组和现在的强强联合处于不同阶段,虽然都强调通过市场手段推进重组,但那时的央企重组并没有现在这么成熟的配套政策,当时操作层面也不是很规范。

据悉,去年重组的央企已达12家,为近5年来之最。国资委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到今年年底,央企的数量很可能会缩减到100家以内。肖毅敏则并不同意设定央企数量指标,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一味追求数量目标不是科学的方法,最后的数量变化是不确定的。

“最终评判央企重组成败的标准也不应该是数量,而是运行质量是不是优化了,是不是更加适应市场经济了,不要设定多少家的硬指标,没准国资委还会根据需要增加央企呢?这需要在动态中进行平衡,数量指标不能用一条线划死。”肖毅敏称。

对于央企今后的数量问题,李锦则认为,央企数量仍是一个考量的重要标准,但央企重组更主要的还是在质量、效益的提高上。


杀掉圣战者,世界会变好?

2011年,臭名昭著的恐怖大王本 拉登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员击毙。在欢庆除掉了国家公敌的同时,美国舆论界也对此表达了隐隐的忧虑:杀掉本 拉登,真的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吗?


烟草局长您真懂中国文化传统

针对一些国家立法规定在烟盒上印制烂肺、烂口、骷髅等“重口味”警示图标,全国人大代表、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段铁力表示,在烟盒上印警示图标不符合中国文化传统,且目前没有增加图标的打算。


历史不可假设?历史可以假设

世界上的事物是复杂的,一个事物往往具有多方面的意义。我们看问题解释问题,不可顾此失彼,以偏概全,在强调一种说法的时候,忘记了还有其他许多道理的存在。


中国大学发展必须清楚的方向

自由和独立是未来大学的主要品质,如果这种品质不能在大学里自由生长,中国大学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就是天方夜谭,就是画饼充饥,就是自娱自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