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婴儿安全岛启用2天收弃婴11名 多身患残疾

央广网济南6月3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六一儿童节”当天,山东首家弃婴安全岛在济南正式对社会开放,到今天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安全岛就已经接收了11名弃婴,而且,经初步确认,大部分弃婴都身患残疾。

今年3月16号,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宣布,广东“婴儿安全岛”启用后,剧增的弃婴数量已经达到福利院可接收弃婴人数的极限,福利院超负荷运作,资源难以为继,“婴儿安全岛”暂时关闭,重新启用时间未定。

济南“婴儿安全岛”开始启用仅仅2天,就接收了这么多的弃婴,“婴儿安全岛”准备好了吗?山东“婴儿安全岛”会不会重蹈广东覆辙?

在济南市儿童福利院大门东侧,新出现一栋建筑,墙体被刷成粉红色,窗户及屋沿绘有可爱的卡通图案,房顶上竖立着红色亚克力闪光标识“婴儿安全岛”十分醒目,这就是济南市专门为收容被遗弃婴儿而建立的一座临时性救助和庇护的场所。安全岛被建成两层,地下一层用于存放医疗器械等设备,地上一层为弃婴接收室。

“六一”当天,也是济南“弃婴岛”正式启动的日子,在这个孩子们的节日里,有两名婴儿被父母遗弃到“弃婴岛”。据济南儿童福利院介绍,在婴儿安全岛正式对社会开放前一个半小时,就接收到一名婴儿。

济南儿童福利院副院长蔡汉明:5月31日晚上22点25分,送来一位弃婴,是一名女婴,初步诊断为唐氏综合症,大约是五个月大小。

截止到昨天下午六点,短短不到两天时间,济南婴儿安全岛已接收11名弃婴。这些孩子小的几个月,最大的已经5岁,全部患有残疾。孩子送来之前,都已经接收一定治疗,部分孩子父母还留下现金、衣物、病历和医生诊断书。安全岛工作人员经过检查后,现已经全部转到儿童医院加强治疗病房,而对于孩子病情,医院拒绝采访。

2013年7月26日,民政部办公厅下发通知,总结石家庄的做法和取得的成果,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截至目前,河北、天津、江苏、福建、广东等省区市已建成弃婴安全岛并投入使用,还有18个省区市正在积极筹建弃婴安全岛或弃婴观察救治中心。

然而弃婴岛设立容易,维持下来却并不容易,今年3月份,开放不到2个月的广东广州市儿童福利院“弃婴岛”试点暂停。据媒体报道,原定于今年“六一”前后开放的郑州和乌鲁木齐“弃婴岛”也被暂时搁置。河北、江苏等10个省区市已投入使用的婴儿安全岛,也面临资金不足、人手不够等种种难题。

以广州为例,广州市民政局表示,“婴儿安全岛”从启用开始,共接收到262个孩子,剧增的弃婴数量已经达到福利院可接收弃婴人数的极限,令本已超负荷运作的资源难以为继。未来,济南的“婴儿安全岛”会不会也会面临同样的尴尬?对于可能出现弃婴数量剧增的情况,儿童福利院表示已准备好100多个床位,另预备出200平米的婴幼房间,并安排三班人马24小时待命。

济南儿童福利院副院长蔡汉明:我们也有一个分析,婴儿增加,前期会有一个高峰,但问题不是太大。我们相信,儿童福利院有能力做好这个事情。

但是,蔡院长认为,送孩子到“安全岛”的弃婴家庭,已经尽了自身能力,送到安全岛寻求救助大部分都是无奈之举,而“实属无奈”、“被迫无奈”几乎每个遗弃家长留下的纸条上都这样写着。对此,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不弃不管,一弃全管”似乎成为许多遭遇困境家庭面临的残酷现实,这恰恰也暴露了我国儿童福利制度建设方面存在的缺陷。

王振耀:没有一套系列的这个保障制度、福利制度来提供出来,谁家有重病的孩子,只有是他们自家来负担,医疗报销从目前这套体制下是相当艰难的。

而南京大学社会学系陈友华认为,弃婴岛,正是针对这问题的一种补救。

陈友华:弃婴岛的存在恰恰使这些孩子的生存权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保障。所以弃婴岛它的意义就在于,属于这种制度不足时的某种必要的补救手段。收了这么多弃婴,恰恰说明,在目前这个制度下,弃婴岛这样一个救助措施的实施,对挽救那些病残儿的生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丽萍同样认为,建立弃婴岛,是社会文明的进步,凸显了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意识。

王丽萍:国家和社会要强化一种理念,从人道主义向人本主义转变。强调单一责任向多元责任转变,国家、社会和家庭共同担负起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责任。

另外医学专家也提醒,要加强孕期检查,只要孕妇到医院去进行相应的孕前、产前检查,脑瘫、唐氏综合征、先天性心脏病等三种弃婴常见病症,基本能被检查出来。(记者孙稳、邹颖婧,山东台记者姜文超、张洪波)

(原标题:济南“婴儿安全岛”启用2天收弃婴11名 大部分身患残疾_f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