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发现1.9亿年前铁树花化石(图)

2005年,深圳地质学者段维,在大鹏地区发现了数块早侏罗纪植物化石标本,其中最独特的是一块石头上“刻”着一个“花朵”。经过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专家测定,这是一块完整的本内苏铁“花”的标本,距今已经1.9亿年。而此前在辽宁发现的世界最早的花化石“迪拉丽花”距今1.2亿年前。这项成果近期发表于《科学通报》上。

扬子晚报记者 朱姝

探索

小山坡上“意外”收获植物化石

2005年秋天,当时还在海南工作的地质工作者段维,参加了一项由南沙群岛出发的“一万八千公里海岸线大穿越”。活动经过大鹏新区南澳办事处水头沙英管岭的一片小山坡,发现了这片植物化石,此后,他就在深圳住下进行研究。在他发现的植物化石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保存有一块完整的本内苏铁“花”的标本,标本整体形态为卵圆形呈开放式的“花”蕾,大小为5厘米×3.5厘米,有完整的花朵外部结构。

2009年7月,段维带着寻找到的十几块植物化石来到南京,向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吴向午教授请教。段维的发现让这个从事了40多年地质研究的老专家也吃惊不已,“当我第一眼看到那朵本内苏铁‘花’时,我一下子就想到了1961年在英国约克郡发现的本内苏铁类化石,两者的样子很像,很有研究价值。”经过他和另外一位专家、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杨小菊初步鉴定,段维发现的植物化石含有十多个属,品种多样。

随后,吴向午教授又找到了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永栋,经过多位专家多次研究得出的结论,该片植物化石在早侏罗纪时期形成,距今约1.9亿年,数量非常丰富,露出的化石统计超过一百块,初步鉴定约有15属20种之多。其中,还发现两块罕见着生多枚羽叶的茎干标本,这是迄今为止全球的首次发现。

鉴定

本内苏铁“花”可能是花的“远古祖先”

而在这些化石里面,那朵珍贵的本内苏铁“花”尤其珍贵。本内苏铁的样子和现在的铁树还有点相像,但是它却是在植物群落上已经灭绝的一个分支,和现在铁树开花非常相似,因此本内苏铁“花”标本具有非常高的研究和鉴赏价值。

“根据国内外现有的研究成果,本内苏铁类植物属于裸子植物,它的花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花。只有被子植物的花才被称为花,而花的出现是在更晚的1.3亿年前后。因此,说它是本内苏铁目植物的‘生殖器官’更合适。”王永栋认为,基于英国植物学家哈钦松现代被子植物演化学说,“现代被子植物起源于本内苏铁类植物”,这块植物化石可谓验证了现代被子植物演化学说,可能是花的“远古祖先”。

“它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在中国发现的本内苏铁目植物绝大多数为叶部器官化石,较为完整的生殖器官化石报道的不多,因此它的发现具有重要的意义。”王永栋说。

此前专家曾在辽宁发现世界上最早的花的化石“迪拉丽花”,距今1.2亿年前,且不足1厘米,此次发现的侏罗纪早期的“花”距今有1.9亿年,是不是意味着它打破了世界上最早花的纪录?对此王永栋研究员解释说,并非如此,因为我们现在定义的典型花都是被子植物的花。因此1.9亿年前,恐龙“赏”过的花,虽然和“花”的样貌已经很像,但是它其实还不是现在典型意义上真正的花。

意义

对南京古植物、古气候研究有借鉴

发现这些植物化石,有什么意义呢?古生物专家认为,该发现把深圳的地质历史往前推到约2亿年前。从目前的发现,可以推断出,在2亿年前的早侏罗纪时期,位于华南大陆南缘的古深圳地区为靠近海洋边缘的丘陵沼泽地带,雨量丰沛,植物繁茂。陆地上裸子植物与蕨类植物繁茂生长。裸子植物中的苏铁类、松柏类极其繁盛并组成茂盛的森林,蕨类植物中的木贼类、真蕨类等遍布低地,覆盖地面,深圳地区在早侏罗纪时期是热带、亚热带的温暖潮湿气候环境。

“其实在南京,也发现过本内苏铁的化石,所在的时期是中侏罗纪时期。”古生物专家说,从板块来看,南京和深圳都属于华南板块。不同的是,深圳是华南板块的最南端,而南京在华南板块的北面,两地在古代气候和植物群落上都有相似的地方。对于深圳的古植物、古气候研究,对南京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原标题:1.9亿年前的“花”你见过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