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访局:给习大大的信近15%是意见建议

南都讯 昨天上午,应国家信访局的邀请,12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走进国家信访局视察群众来访接待、来信办理、网上信访等工作流程,并与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面对面座谈,“面对面提建议”。

镜头一:

“能不能搭一个排队等候走廊给信访人挡风避雨?”

对外挂牌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的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位于北京市永定门西街甲一号胡同,是大多数进京上访者的“第一站”,也成为昨天代表委员走进国家信访局的第一站。

看到胡同里排队等候进入接访大厅的长龙队伍,代表们围着国家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发问:排队要等多久?一直排队中午在哪里吃饭?大院里有医务室吗?

“能不能搭一个排队等候走廊给信访人挡风避雨?”昨天上午北京风挺大,全国人大代表、长沙市副市长何寄华看见队伍里有人缩颈子,当即向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张恩玺提了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新疆大学教授阿不拉都也有类似的想法:排着队,吃饭喝水问题怎么办?能不能提供一个简单的盒饭?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龙电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亚兰与张恩玺商量:听说一些信访人凌晨1、2点就来排队了,现在涉法涉诉信访不受理,能不能在他们开始排队的时候,初步筛一遍信访人的问题,省得信访人白等几个小时。

发现有代表委员造访和媒体记者,接待大厅里上访人的情绪一下子被“点燃”。正在填表、关注叫号的人们都站起身来,高高举起手头资料,有的还向代表委员喊话:“反腐!抓贪!”

张恩玺回应了代表委员关心的问题并解释说,“两会前后是进京上访高峰期,代表委员们在北京开会,群众也希望来北京解决自己的问题。”从今年两会情况来看,在来访接待司排队的上访人比平时增加了约1/5。

镜头二:

信访“大数据”实时看办理情况

打开幻灯片,首先呈现在的是一份不同颜色深浅中国地图,赤红色块的省份,是2014年信访总量最高的地区。

“这是去年搭建的国家信访信息系统新平台,可以实时看到国家信访局接待来访、来信、网上信访的数量、办理情况、群众满意度情况等。”国家信访局副局长李皋一边演示、一边介绍说,现在他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看看昨天的信访办理情况怎么样。看到这个信息化平台,代表们来了兴致:国家信访局也在研究“大数据”。

“今天有两位代表来自湖南,我们就看一下湖南的信访情况。”点击湖南省区块,2014年湖南省的信访总量、及时办理率、办理满意率等图表一一弹出,画面的右侧还用饼状图标出了湖南省信访问题的结构。以满意率为例,李皋介绍说:去年湖南省信访部门的群众满意率为63%,责任部门满意率为38%。基于这一数据,国家信访局可以对湖南省不满意的部分进一步分析:到底是信访人的诉求太高、还是相关部门的工作存在问题。

进一步选择湖南省益阳市,“益阳安化,这是一个库区县、山区县,移民安置任务重。”而据系统显示:安化县信访问题中,移民安置、林地等问题占了大头,李皋解释,“对这些信访数据统计分析,就能为益阳的魏书记提供决策依据,清楚了解民生问题和矛盾焦点。”

全国人大代表、益阳市委书记魏旋君点头认可:益阳去年也尝试对信访相对突出的教育问题上推出改革举措,见效不错。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深圳市政协副主席钟晓渝则更为大胆地建议: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务院政策研究部门可以与信访部门一起办公,各种意见矛盾,都在这里集中体现,了解了各方意愿后制定的政策将有利于从源头上治理这些问题。

镜头三:

给习大大的信:近15%是意见和建议

最让代表委员好奇的,是国家信访局负责办理人民群众给中央领导人的来信。

在国家信访局机关大楼4层信件分拣室,戴口罩和手套的工作人员平均每天要拆封2000件来信,其中约有2/3写给国家领导人,给总书记和总理的信件最多。何寄华从一堆信件中随手捡出几封,信封上都是“习近平主席收”。有代表吃惊地问:“这么多信都要转送给总书记?”

“一些重要信件需要原件报送。”分管办信司的国家信访局副局长范小毛解释,其他的或者列表、或者摘原文重要内容报送。范小毛还补充介绍:虽然按照“三定”方案,国家信访局负有受理领导人来信职责,但具体受理领导人信件也有严格范围,需要获得授权。\”党政领导换届后,国家信访局都要向领导人请示,获得委托后,才能拆封信件。\”

一个让代表委员感兴趣的数据是,这些来信中,约有15%的来信是关于国家发展、社会改革等意见建议。

“面对面谏言”:

代表建议国家信访局跨省设督查局

一轮参观后,在国家信访局的会议室,12名代表委员与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面对面座谈。

“代表委员面对面指导信访工作,这在国家信访局来讲历史上是第一次。”舒晓琴说,开了这个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今后会成为一个常态。而代表们也是\”有备而来\”,原来预计40分钟的座谈会,开了1个半小时,12位代表委员全部发了言,每人都针对性地提出了多条建议。

跨省设督察局可缓解北京压力

“能不能借鉴国土,环保,审计的做法,在大区设督查局,这样会减轻北京的接访压力。”看完信访全流程,接访工作的繁杂给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谢德体印象深刻。

谢德体的建议,很快得到其他代表委员的附议。湖南益阳市委书记魏旋君也说:她在2007年就曾经提议可以跨省区设置督查局,比如设置东南西北中5个区,群众反映诉求更近了,也让北京减轻了压力。“法院都有了跨省区的设置,信访局也可以参考借鉴。”

林荫茂在座谈中也提到:跨省区的督察区设置,将方便国家信访局下访、对跨行政区信访问题的解决和督办,“信访问题能不能真的解决,还是需要回头看。”

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解决非正常上访

李亚兰首先开启“非正常上访”的话题,她说,从表述上来看,“非正常上访”的提法与现在将信访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相悖。

“说\’非正常上访\’,混淆了正常信访与\’非访\’的概念。”李亚兰说,“如果你缠访闹事,就要受到处罚。”李亚兰认为,信访部门应广开大门,欢迎访民依法依规地反映问题。但对于带着刀来、缠访闹事的,则应由公安部门进行处罚。

但全国政协委员、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邸瑛琪则对\”非正常上访\”的处罚,给出另一个思考:不赞成一味\”严厉打击\”缠访闹访,不应把《刑法》作为处置缠访闹访的首要办法,而应该是“依法处置”。

“想到一起去了,对非正常上访,还是要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来解决。”舒晓琴接过话,并向邸瑛琪表示赞许:“你之前写的建议我看过,提的很好。”

“信访局不是越大越好”

座谈会上,钟晓渝给出了他的思考:信访部门绝对不应该是一个解决问题的部门。

钟晓渝认为,从信访制度建立开始,信访部门就是接受群众来信来访、表达诉求的部门,但这些诉求和问题的解决,还是政府各职能部门的职责,信访部门可以转交、协助,却绝不是无所不能、大包大揽。

“以前是各地都建信访大厅,反而给大家一个误导:啥事都找信访局。”钟晓渝认为,这样信访局成了“小国务院”,反而管不过来,“未来信访局应该是逐步缩小,而不是越大越好。”

对于信访局的职能,何寄华也认为,信访局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国家信访局,何寄华建议,国家信访局应主要关注跨省、跨部门、多年重大积案,“其他交给下面去处理”。

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阎建国则建议信访部门多做协调。他认为,目前通过诉访分离、逐级走访等办法,对信访问题进行了分流,“但能不能继续加大力度,将切实解决问题的百分比提的再高一点?”

舒晓琴“爽快”回应,“代表委员的建议,我们会逐一梳理,在下一步改革和工作中吸收。”

对话:

全国人大代表何寄华:

要畅通更多信访渠道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长沙副市长何寄华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信访工作机制的建议》。在这份建议中,他直言当时的信访考核混淆了维稳与维权的关系,导致地方将大量精力花费在进京截访和接访上,建议对信访考核进行改革。

这一年,信访改革启动,进京非正常上访排名考核的机制被叫停,何寄华不少有关信访的建议也在信访改革中被采纳。

因关心信访改革和信访领域问题,昨天,何寄华同其他11名代表委员一起,被邀请走进国家信访局。

全程参观中何寄华“冲”在前头,在来访接待司,他好奇接谈员的工作流程、关心信访人的排队等候时间;观看网上信访办理流程,他还能迅速地指出国家信访局工作人员的口误:“你们是\’交办\’信访事项,不是\’办理\’。”

其实何寄华并不分管信访,但他对信访的熟悉和热心劲儿,让很多媒体记者误以为信访就是他的职责分工。走访完国家信访局后,何寄华向南都表示:除了网上信访,还要畅通移动互联网、手机终端等更多其他渠道,不能将信访问题全部归在信访部门,各个部门都要把信访渠道打通、信访窗口打开。

南都:您曾说基层在解决信访工作中的成本是很大的,从您的观察看,这两年信访改革之后这个有没有变化?

何寄华:肯定有变化,大家感觉信访更阳光了,基层解决信访问题底气更足了;另外面对信访对象,也就是上访对象和有关部门,大家的沟通更畅通,还有就是我们现在截访和接访少了。

南都:取消非正常上访排名考核后,进京上访会不会给基层带来很大压力?

何寄华:排名取消后,地方就有更多的精力去解决矛盾,服务民生,也不必去应付接访和截访。现在对基层的考核主要侧重于及时接访率、案件办理率和受访对象满意率。

南都:你觉得应怎样看待进京上访?

何寄华:我始终认为这个上访是正常的,不要把它神秘化,也不要把它作为一种很大的压力或者工作的考核。如果说清楚哪些受理、哪些不受理,把信访运作的机制设计好,加强基层信访解决能力,让老百姓觉得到北京上访还不如在地方就把问题解决好。

座谈会上我也建议,信访渠道应该始终是畅通的,除了网上信访,还要畅通移动互联网、手机终端以及很多其他的渠道。不能将信访问题全部归在信访部门,各个部门都要把信访渠道打通、信访窗口打开,信访受理的程序和机制要公开。

(原标题:代表委员首次走进国家信访局)


洛阳官场断头新闻何其多

这年头,盛产断头新闻。岁末年初,媒体盘点的2014年十大断头新闻中,有一例曾亲历,那就是位列第五的河南洛阳副市长郭宜品畏罪潜逃落网事件。


应当取消聚众淫乱罪

我认为,成年人之间自愿的性行为,无论发生在两人之间还是三人之间,均为公民宪法权利,没有足够的理由用刑法加以惩罚,原因在于,三人以上的性行为如果出于公民自愿,则该行为无受害人。


道德正义与婚姻自由

民革中央将提案修订婚姻法,子女未满10岁父母不得协议离婚。记者获悉,民革将提交提案“有10周岁以下子女的当事人,不适用协议离婚;有10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的,协议离婚前须让子女表达其真实的意愿。”


如何看待教辅读物走出国门

华师大出版社的”一课一练“,应该说是受到肯定和欢迎的教辅精品,其走出国门,更给我们观察国外基础教育的一个窗口,国外学校、学生怎么对待、使用这一读物,值得跟踪观察,这反过来,可能为国内治理教辅问题提供经验。千万不能就此认为国外学校全面学习中国,连教辅也全盘采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